火树银花

说出的话万般都可骗你,唯独爱你是亘古不变

本命张起灵
宝贝吴邪

瓶邪only

男朋友是王源

我总归是希望你离人间近一点的

——这条路曲曲折折,荆棘丛生,晦暗孤寂,无人可与他相伴,无人可与他同甘,亦无人可与他走到破晓天光的尽头。


——“可我心里有团光,灼灼燃烧,万古长存。是举头三尺昭昭明月,是难捱低头微醺路光,是回首凝望百转千肠”。


——“真正斩断红尘情缘,灭掉凡世欲念之人,是无喜无悲,无念无求。”


——“施主,您不是。您还是有所念所求,所思所望,既无法割舍,又何苦为难。”


——“佛说万般因果,皆为天意。”


——“不可说,也不能说。”


——“皆是宿命。”


 


关根啊

很开心 尽管最近遇到了太多的意难平 但在这个圈子里啊 大家都一样的有爱,一样地心心相惜,有一样的信仰真好

谢谢你们

我爱你

晚安

我的意难平

占tag抱歉.

 放弃自己由爱坚持了好长时间的事情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事情之初大概谁都不会想到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一九年开年最大的暴击 

非常难过 

难过我那样爱的两个人受这样的委屈 

难过与我一样甚至比我还要爱他们的太太就要因为这个就再也不写他们的故事 

我至今都接受不了退圈这两个字 

但是我最难过的是,即便现在还有好多热爱他们的大可爱们坚持这件事,可是事情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这件事情与三叔无关。 

可是《盗墓笔记》系列的书牵扯的不只是他一个人。 那些...

二零一八,再见。

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习的。

会好好学数学。

会一直爱瓶邪的。

努力去见他们。

二零一九对我好一点吧。

早安。

那些梦境

我这些年来,做过过很多个有关闷油瓶的梦。

第一次是在长白山的第一次分离。

我梦见他在阴暗诡谲的青铜门前对我告别。

按理说当时我和胖子离他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多远,但在梦境中空气像是凝固一般,也一道凝固了我与他之间遥远的不可逾越的距离。

我想动,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发现这里没有阴兵借道,没有胖子。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他和我。

他远远的望着我,黑沉沉的眼睛好像有什么想要对我说,却只听见他说“再见”。

我听见自己内心无数疯狂尖叫的骂声。

这一次没有微笑。 我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窒息住,难受的要命。

我又一次在梦境中眼睁睁看着他走向那扇门。 他仍然没有回头,我什么都做不了...

宝贝生快

“我拈来一缕春风,春风也沉醉”

“折柳叶轻吹, 望你却皱着眉”

“多想换得你一刻笑靥”

“谁敢说此情无关风月”

BGM 落—艾辰

-----------------------------------------------------------------------------

红尘百丈里


张起灵生日在十一月份,但具体在哪一天,本尊却不知道。

所以他本人对此的确没有放在心上。

但有人对这事可上心了。

早在十月初的时候,吴邪和胖子就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密谋什么。

张起灵在院子里喂完了小黄鸡,回到屋里,就看到吴邪拿着两三本旅游攻略,和胖子在厨房里站了好一会...

但是毕竟你很强大。

你一定可以独当一面。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290738/

阿邪啊,希望我能成为像你那样勇敢的人。

我爱你。

被生命厌恶着的我啊,是真的很爱你。

他披光而来

“你有病吧!”黎簇极为崩溃的看向面前表情有些散漫的男人。

男人眼睛朝他一瞥,扯了扯嘴,有些嫌弃的开口,漫不经心地说道:“怎么,都在汪家待了那么长时间脾气还那么暴躁,看来他们家族也不怎么样。“

就在两个小时之前,黎簇从汪家因为不知是一次意外还是早有预谋的计划逃离了出来,他刚一睁眼,就看到烛光下男人脖子上霍然狰狞着的一条凶狠的疤痕。

“我说,你把我一会送往这儿的一会送去那儿的,你能不能有点人性,能为我考虑下吗!”

男人眯着眼睛,叼起了一支烟,掏出打火机,熟练地点上了烟。

微弱的火光下,男人侧着脖颈,眼皮耷拉着,吸完一口烟,懒懒的抬起眼皮,说道:“小朋友,请不要大吼大叫的,麻烦关爱一下伤残...

所谓神佛,不是给人以崇奉,而是予人以救赎。


张起灵蓦地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眼睛掺杂了轻微的不可置信。

在近三千个日夜的一个极为寻常的黑暗中,张起灵没来由感到了深深的心慌。

他喉咙有些发干,刚刚从漫长的轻微沉睡中醒来,他却感受了莫名的焦躁。

心好慌,好慌。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血液滚动着不安。他闭上了眼睛,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他再次睁开了眼睛,看向自己的左手,眸光晦暗不明。

他握紧了自己的左手。甚至从手心传来了指尖刺痛皮肤的痛感。


风呼啸着从吴邪的面庞冲击着,干裂的嘴唇好像已经破血了。

吴邪耳边是无尽的风声,呜呜的漫长。

像是要吞噬掉他所有的感官。

喉管上的血喷...

12
©火树银花 | Powered by LOFTER